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QQ图片20150521122408

• 程 律 师:159 8906 0525

 电子邮箱:lawyercx@163.com

• 朱 律 师:134 1613 2352

 电子邮箱:13416132352@163.com

• 办公电话:(020)87561363

•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183号大都会广场8楼

• 邮政编码:510620

朱律师微信二维码

新闻详情

按日累计违约金诉讼时效的起算点

住房城乡建设部、工商总局制定的《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示范文本》(2014年版本)第十二条规定,逾期交房违约金从合同约定的交付期限届满之次日起至实际交付之日止,出卖人按日计算向买受人支付全部房价款万分之的违约金。广州市现行使用的商品房预售合同示范文本也有类似的规定。关于按日累计违约金诉讼时效起算点的问题,各地的司法实践意见不一,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种做法:

一、以合同约定的最后交房日期的次日作为起算点——上海

优势:这种观点的逻辑基础在于一旦违约行为产生,则可认定为买受人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了侵害。在理论上,这种观点紧扣民法通则关于诉讼时效的有关规定,在实践操作中,由于违约行为的产生时间较易确定,也便利于法院确定相应的诉讼时效起算点。

不足:1、这种观点忽略了买受人要求出卖人按时交房的权利受到侵害与买受人获得违约金的权利受到侵害两者之间的差别。虽然过了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限,违约行为已经发生,但买受人尚无从知晓出卖人是否会按约支付违约金。如果出卖人愿意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违约金,此时买受人要求出卖人按时交房的权利虽然受到了侵害,但其获得违约金的权利并未受损,自然也就谈不上“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侵害”。

2、这种观点实际上没有考虑按日累计违约金请求权的特殊性。若按该观点操作,在迟延时间两年以上的情况下,两年以外部分的违约金尚未发生时,即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对于买受人来说显然有失公平,逻辑上亦难以自圆其说,且违约方迟延的时间越长,对其越为有利,有鼓励违约的嫌疑。

二、以出卖人实际履行义务的时间为起算点——湖北宜昌

优势:该观点认为违约金的诉讼时效应该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即连续按日递增的违约金,只要其中一部分违约金未超过诉讼时效则整体未过诉讼时效。按日累计的违约金可以作为一种继续性债务,违约金按日累计,只是确定违约金数额的方法,并无“一日一结”的意思。且出卖人实际交付房屋前,违约金的金额是每天在增加的,最终的数额要在出卖人违约行为终止之时才能确定。即买受人只有在出卖人实际交付房屋或通知买受人交房的时候,才能确切知道出卖人应当承担的违约金的具体金额,此时诉讼请求才能明确。出卖人实际履行义务后,违约金数额最终确定,买受人便可一次性主张全部违约金。这种观点无疑最有利于保护买受人的利益,且操作上亦相对便捷。

不足:1、这种观点过多保护买受人的利益难免会损害到出卖人的合法权益,且操作上的便捷并不能赋予观点本身理论逻辑上的力量。现有法律法规并未有数额明确后诉讼时效方才起算的规定。

2、这种观点仅适用于出卖人最终履行了合同义务的情形,而无法适用于出卖人最终并未履行合同义务的诸多情形(包括但不限于出卖人明确拒绝履行义务、履行不能或双方解除合同等情形)。

、以买受人提出的支付违约金期限届满或出卖人明确拒绝支付违约金之日为起算点——重庆

优势:这种观点的逻辑基础在于合同没有约定按日累计违约金的支付期限,买受人尚不知晓出卖人是否会支付违约金,因此难以知道自己的权利是否会受到侵害,因此也就无法计算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买受人提出的履行期限届满或出卖人明确拒绝支付违约金之日为计算诉讼时效的起点。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某案件一审中认为:“迟延交房的违约金是根据违约行为持续发生的状况而‘累加计算’的,对于购房方来讲,主张自合同约定的逾期交房之日至实际交房之日的违约金,是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所确定的一个整体的合同权利,而不是按照违约的天数具体分割为若干分别计算诉讼时效的独立的权利。若将违约金请求权分割为若干独立的请求权,并以分别起算的诉讼时效加以限制,必将改变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的‘累加计算’的本意,违背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基本原则。本案中双方并未约定违约金的支付期限,买受人任何时候都可以主张,只有当出卖人明确表示不履行时,诉讼时效才可依法起算。”该判决即采用该种观点而且该案件被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正确,予以维持,并刊登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上。

不足:这种观点最大的诟病在于倘若买受人始终不主张权利,将会导致逾期违约金的诉讼时效长拖不决,也使得双方的权利义务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有违诉讼时效制度设立的本意。而且将按日累计的违约金请求权看作是一般的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虽然在逻辑上可以自圆其说,但实质上对违约方极不公平,因为他会长期处于可能被追索的不稳定地位,而守约方对违约金请求权的行使却完全没有时间限制,完全可以“躺在权利上睡觉”,双方权利失衡。

买受人起诉之日往前倒推两年作为起算点——天津、广州

优势:这种观点实际上是将按日累计的违约金拆分为多个独立的先后产生的债权(以日为单位),并具有各自独立的诉讼时效,因此只要是在起诉之日倒推两年以内的债权,均尚未超过诉讼时效,应得到法律保护。

这种观点将按日累计违约金界定为继续性债权。继续性债权是就单个“个体债权”分别计算诉讼时效。单个“个体债权”之间不存在“连带”关系,各自独立,互不相涉。关于继续性债权的诉讼时效保护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已有一些相关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法释[2013]9号)第23条、《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31号)第28条、《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32号)第18条等规定表明最高人民法院对权利人超过两年时间起诉的继续性债权,均保护了起诉前两年内的债权。

跟上述第种观点相比,这种观点将每日产生的违约金看作一个单独的债权,分别计算诉讼时效,可以彻底解决按日累计违约金债权总额不确定的问题;跟第一、三种观点相比,这种观点认为在没有时效中断、中止事由的情况下,以买受人起诉之日倒推两年作为计付违约金的起算时间,这一做法一方面可以促使买受人尽快行使权利,有利于纠纷的尽快解决及法律关系的稳定,符合时效制度的宗旨,另一方面亦可在保障守约方的救济权利与违约方的时效利益之间实现平衡。

不足:请求支付违约金的权利,在性质上属于请求权,并且属于债权性质的请求权,权利人关于违约金的请求权只有一个,从对方当事人违约之时即产生。一旦违约行为发生,要求出卖人支付违约金的债权便已产生。至于之后违约状态持续的时间长短,仅对违约金最终数额的确定产生影响。将按日计算的违约金分割成一个个独立的债权单独计算诉讼时效,存在理论上的先天缺陷。这类观点或许是受到因逾期支付水电费、房屋租金产生的连续性债权的影响,而忽视了违约金作为一时性债权的特性。

另外,需要说明一点:2013年8月1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按日累计的逾期交房违约金应如何计算诉讼时效的批复》规定“逾期交房违约金按日累加计算,是卖方逾期交楼时买方可以主张的违约金债权的计算方法,而非每逾期一日就产生一个单独的违约金债权,也不是对违约金支付期限的约定。从合同约定的交房日期次日起至实际交付之日止的违约金,是一个没有履行期限的整体债务,但该债务最迟应当在实际交房或合同解除之日履行。 购房人在实际交房或合同解除之前主张逾期交房违约金的,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计算诉讼时效。购房人在实际交房或合同解除之后主张逾期交房违约金的,诉讼时效从实际交房或合同解除之次日起开始计算。”该批复综合了第二种和第种观点。

纵观上述四种意见,虽各有所长,但缺陷和不足都很明显。

笔者倾向于第一种观点,理由如下:

1、请求支付违约金的权利,在性质上属于请求权,并且属于债权性质的请求权,依法应当适用诉讼时效的相关规定。出卖人未按合同约定期限交付房屋买受人即已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违约金请求权即已产生买受人的违约金请求权来源于出卖人未按约定期限交付房屋这一主债务。虽然合同约定逾期交房违约金按日计算,但是违约行为一经发生,其侵害买受人合法权益的事实即已确定,而违约金无论按日计算还是按月计算,都只是对如何确定出卖人应当承担的赔偿数额的标准或计算方式的约定,并不因此而产生了新的债务。如果把按日累计违约金也课以履行期限,那么未按履行期限支付违约金也将涉及损害赔偿问题。如此一来,同一违约行为有重复计算损失的嫌疑。从债务的诉讼时效依附于主债务的诉讼时效之上。买受人请求出卖人交付房屋的诉讼时效从违约之日开始计算;违约金诉讼时效应一并从违约之日起计算,逾期交房违约金的诉讼时效应与原债权(请求出卖人交房的权利)保持一致,即以买受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违约事由出现之日为诉讼时效的起算点。

2、《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由此可见,我国对诉讼时效的起算点采用的是“权利被侵害”标准。正是因为采用了这一标准,导致普通债权(一时性债权)的诉讼时效起算点大多有据可循。但对于特殊形态的债权(连续性债权)的诉讼时效起算点,则大多未有(也无法)有明确的规定。借鉴德国法对诉讼时效起算点采用“请求权产生”标准,其具体条件为:1、请求权产生;2、买受人知道(或在没有重大过错的情形下应当知道)导致请求权产生的事实及出卖人的身份。

假设我国采用“请求权产生”标准的立法例,则第一种观点(即从出卖人违约之日起算按日计算的违约金的诉讼时效)将成为唯一的正确解答。一旦违约行为发生,即发生了导致违约金请求权产生的事实,违约金请求权因此产生。且由于买受人知道(也应当知道)违约行为的发生,故诉讼时效便开始计算,完全符合德国法对诉讼时效起算点的规定。推而广之,对于类似违约金的用于担保某一主权利不受侵犯(并伴随主权利的被侵犯而产生)的附属权利(如设立逾期交房违约金的目的是为了担保买受人按时获得交房的权利),由于合同中一般不对违约金等附属权利的履行期限做详细的规定,故很难认定何时该附属权利受到了侵害,也就难以根据民法通则中的规定来确定诉讼时效的起算点。而倘若基于德国法的规定,则在主权利受到侵害的事实产生的同时,附属权利相应产生,且此时买受人一般均知道(或应当知道)导致附属权利产生的事实,诉讼时效便可相应起算。

3、“起诉之日倒推两年”或“实际交房之日”或“买受人提出支付违约金期限届满或被告明确拒绝支付违约金之日”作为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均不能成立。

首先,出卖人逾期交房违约行为只有一个,违约金数额无论如何变化,都是基于这个违约行为所产生。固定数额违约金和按日计算违约金,其区别仅仅在于违约金数额的计算方法不同,按日计算违约金的目的在于督促违约方尽快履行合同义务,但是,和一次性计算固定数额违约金一样,权利人关于违约金的请求权只有一个,从对方当事人违约之时即产生。按日计算违约金并不是每天产生一个违约金请求权,诉讼时效不应分别计算。“起诉之日倒推两年”作为诉讼时效的起算点,与法理不合。

其次,买受人主张逾期交房违约金是基于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的约定,属于合同之债从合同角度讲,是否违约是一种客观事实,违约行为有其起始点不能依据侵权责任法中侵权行为终了之日作为诉讼时效起始之日的规定。虽然出卖人的逾期交房行为能够造成持续的状态,但不是持续的行为,与持续侵权的不间断行为并不相同不能因其后果持续而采用与连续侵权一致的计算方式。违约金数额的不确定并不能导致诉讼时效起算点的变化。“实际交房之日”作为诉讼时效的起算点,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

再者,如第1点所述,违约金依附于主债务之上,不是新的债权债务关系,不应对违约金课以履行期限。将按日累计违约金界定为没有约定履行期限的债务,未按履行期限支付违约金也将涉及损害赔偿问题,有重复计算损失的嫌疑。而且一旦买受人始终不主张权利,将会导致逾期交房违约金的诉讼时效长拖不决,也使得双方的权利义务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有违诉讼时效制度设立的本意也将导致守约方与违约方之间的利益失衡买受人提出支付违约金期限届满或被告明确拒绝支付违约金之日”作为诉讼时效的起算点,也不能成立。

最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按日累计的逾期交房违约金应如何计算诉讼时效的批复》规定,按日累计违约金是一个整体债务,是违约金债权的计算方法,而非每逾期一日就产生一个单独的违约金债权,也不是对违约金支付期限的约定。这点予以认同。但该《批复》关于按日累计违约金诉讼时效所规定的两个起算点却有矛盾之处。既然该《批复》把按日累计违约金界定为没有履行期限的债务,那么就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计算诉讼时效即第三种观点),而不存在违约金最迟应当在实际交房或合同解除之日履行之说,因为实际交房或合同解除并不能得出买受人要求支付违约金或出卖人拒绝支付违约金,也没有实际交房或合同解除之日应当支付违约金的交易习惯。而且,以实际交房之日作为违约金的起算点忽略了一种特殊情况。如,约定交房期限为2012年12月31日,出卖人没有在该期限交付构成违约,但房屋在2013年6月1日具备约定条件后即可通知买受人收房,但买受人直到2015年12月1日才去收房。在此情况下,如果违约金的诉讼时效也从实际收房之日计算,对出卖人就明显不公平。

声明:本文为作者原创作品,严禁翻写,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否则依法追究法律责任。